首页 股票 基金 银行 P2P 保险 贷款 财经 理财 投资理财

热点

旗下栏目: 热点 理财 计算器
热门TAG标签:
投资理财

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刑拘“连环炸” 牵涉方不止踩雷34亿的诺亚财富

来源:钱来也财经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0
摘要:目前,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捕一事仍然在发酵,以广州承兴为融资方的多个项目逐步浮出水面。而诺亚财富只是众多踩雷机构之一。同时,关于罗静被刑事拘留的调查结果仍扑朔迷离。
投资平台
____501046552_banner.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享誉“商界木兰”之称的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罗静被刑拘,引发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价波动。万万没想到,这一个雪球竟然滚到了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股价暴跌逾20%。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波及诺亚财富和京东?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刑拘的“连环炸”还波及了哪些机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刑拘“连环炸”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600083.SH)公告称,博信股份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述公告,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在6月20日已经被刑拘了,如今信息披露于众,已经时隔15天之久。公告发布后,与罗静相关的上市公司股价出现波动。

据悉,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包括A股上市的博信股份、香港主板上市的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兴国际控股”)和新加坡主板上市的Camsing Healthcare Limited。

A股上市的博信股份的股价经历了“大落大起”。7月5日当天,博信股份以跌停收盘,股价跌至12.28元/股。但随后的一个交易日博信股份涨停。7月9日博信股份再度涨停,股价涨至14.86元/股。

而同为实控人罗静控制的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就没那么好运。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开盘价为5.07港元/股,一路下跌。7月9日,该公司股价暴跌26.67%,股价仅为0.66港元/股。

根据博信股份2018年年报,罗静直接持有博信股份0.54%股份,通过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晟隽”)间接持有博信股份28.39%股份,为博信股份的实控人兼董事长。

同时,罗静还是承兴国际控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Camsing Healthcare Limited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苏州晟隽执行董事、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7月5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同时,鉴于公司未能联系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的原因暂未获悉。

据澎湃新闻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罗静发行信托产品融资,资金链断裂,被上海某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罪报案,后被警方拘留。不过,7月9日晚,博信股份公告显示,公司尚未获悉进一步信息。

罗静被刑拘后一系列的“连环炸”为何会波及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呢?这要从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的基金说起。

7月8日晚间,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发布公告称,旗下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作为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已采取各种法律行动,并承诺以最佳方式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

受此影响,诺亚财富股价开盘后大跌。7月8日,诺亚财富收盘价35.60美元/股,跌幅20.43%。

歌斐资产34亿踩雷,诺亚财富、京东各有说辞

7月8日晚,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发布内部邮件称,“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控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不过,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7月9日傍晚发布公告称,广州承兴并非本集团公司成员,而本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订立合同。

7月9日午间,针对34亿元踩雷事件,歌斐资产回应称,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国际控股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歌斐资产34亿供应链融资为何会牵涉京东,这要从供应链融资模式说起。

供应链金融的三种传统表现形态为应收账款融资、库存融资以及预付款融资。汪静波在内部邮件中指出,歌斐资产34亿供应链融资为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

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是当上游企业对下游提供赊销,导致销售款回收放缓或大量应收账款回收困难的情况下,上游企业资金周转不畅,出现阶段性的资金缺口时,可以通过应收账款进行融资。应收账款融资模式主要指上游企业为获取资金,以其与下游企业签订的真实合同产生的应收账款为基础,向供应链企业申请以应收账款为还款来源的融资。

简单来说就是,供应链中核心企业的上游供货商,由于业务开展过程中存在资金缺口的情况,上游企业用核心企业的应收账款去融资。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歌斐资产34亿供应链融资的模式。这要将时间线拉回罗静被捕前一天。

承兴国际控股的股权变动记录显示,6月19日,诺亚财富旗下数家公司位列承兴国际控股股东行列。

港交所披露的权益变动信息显示,诺亚财富、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歌斐资产、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6月19日共同获得6.77亿股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占比62.84%。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发布公告解释称,其注意到承兴国际控股股权权益变动情况,该等披露系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依据2019年6月19日与承兴的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签署的《股权质押合同》所采取的法律行动之一。

该公告解释,本次质押的质权人为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与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因“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为契约式基金,不具有独立法律主体资格,故由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代为签署。质押人为承兴的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同时强调,上述行为不是股份转让而是股份质押行为。

事实上,歌斐资产34亿私募基金拥有“双保险”。除了承兴国际控股相关方和京东的应收账款外,还有承兴国际控股的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的股权质押。

不过现在来看,“双保险”并没有给歌斐资产带来实在的保障。目前,京东和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口中的“承兴国际相关方”的业务是否真实存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事采访京东,京东方面提供了一份“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作出进一步回应。

京东方面在“有关承兴事件的情况说明”中表示:

1.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歌斐资产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资产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3.我们希望歌斐资产正视其管理问题,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歌斐资产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资产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在京东做出回应后不久,诺亚财富再度发布声明称,“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将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

不过,据澎湃新闻称,7月9日晚间,京东集团方面称,近期在警方调证过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谓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均为伪造。

目前来看,34亿元基金股权质押难以挽回损失。发现风险后,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已采取了增加、查封承兴国际控股股票质押等六项措施。截至7月9日收盘,质押给诺亚财富方面的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市值仅为4.47亿元左右,与投资款之间存在巨大缺口。

多家机构卷入风波

截至目前,对于创世基金的产品成立时间、对应的直接融资方、产品期限、交易结构、资金发放形式等关键信息,诺亚财富、歌斐资产、承兴国际控股等相关方,均未做任何披露。而创世基金投资标的底层资产如何无从得知。

不过,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方融资的不仅是诺亚财富一家,记者发现多家资管机构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曾经为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承兴”)融资,包括信托、券商资管和私募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信托曾经在2018年8月3日发售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规模5000万元,期限12个月,目前尚未到期。

该项目资金用途是用于购买广州承兴持有的电商龙头(包括但不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买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80%计算,信托存续期内可以循环购买基础应收账款。

融资方为广州承兴。应收账款付款方—业内电商龙头(包括但不限于苏宁、京东等)。担保方为承兴国际集团创始人罗静。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启信宝,2018年10月24日,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改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

在该信托计划中,第一还款来源是苏宁易购的还款资金用于抵扣回购价款;第二还款来源是承兴国际的实控人,也是该项目的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足以覆盖信托本金及融资成本,则由罗静还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7月9日,云南信托就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布临时信息披露公告。

此外,云南信托还有多支信托计划踩雷广州承兴。

据其他媒体报道,目前云南信托采取紧急措施如下:

第一、在获知罗静被刑事拘留消息的第一时间,启动了相关应急措施,成立了专项应急工作小组;

第二、于7月5日在公司官网发布了临时信息披露报告书;

第三、我司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

第四、发出律师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协议履行付款义务;

第五、向监管部门报告。

“我司将继续密切关注公安部门的调查进展,与公安部门保持沟通,积极寻求包括司法手段在内的各项措施来保障信托财产安全。后续有进一步消息,我司将及时进行信息披露。”云南信托称。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梳理,发现多个与广州承兴有关的项目:

1、建木--瑞福2号私募投资基金:发行规模3000万元,资金用于受让广州承兴持有的国企央企及优质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发行机构为浙江建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中国移动应收账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规模1亿元,用于补充广州承兴流动资金,信托资金受让广州承兴合法持有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福建有限公司180天以内应收账款债权,受让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80%计算。发行机构为国民信托。目前该产品已经到期。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除了歌斐资产,上述云南信托和已经到期的中江信托、钜派投资相关项目,多个尚在存续期的私募基金和券商资管计划踩雷承兴国际。其中,首建投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振兴二号”和“振兴三号”私募投资基金、湘财证券“金汇”系列25、26、27号集合资管计划都与广州承兴有关。

目前,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捕一事仍然在发酵,以广州承兴为融资方的多个项目逐步浮出水面。而诺亚财富只是众多踩雷机构之一。同时,关于罗静被刑事拘留的调查结果仍扑朔迷离。


免责声明:本文为系统自动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钱来也财经网的观点和立场。
责任编辑:admin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